詩琳

2015年4月13日 (月)

沙灘上溫情地漫步著

歌舞散去,夜闌人靜之時,我獨自回到我那個已經幾年沒有人居住的小樓裏,多想你那時候就在我的身邊,為我煮好了一杯熱乎乎的奶茶;或者詩琳我懶懶地半臥在沙發上,你手裏端著那杯奶茶坐在我的胸前,把奶茶送在我的嘴邊,整個房間充溢著奶茶的芳香,充溢著你嬌柔的笑聲,充溢著幸福的空氣,你我在幸福的氣氛中纏綿,愛的低吟充溢在幸福的纏綿裏。

記得與你相依相偎的日子,你總是用一顆暖暖的心溫柔地待我。第一次去詩琳海邊的沙灘漫步,海水蕩漾著,把那些海螺和貝殼湧到沙灘上,陽光下,你我彎著腰在沙灘上撿起那些漂亮的貝殼和海螺,在海水裏洗淨泥沙,你笑嘻嘻地說:“帶回去給孩子玩,孩子會高興呢!”就是那些貝殼和海螺,孩子捨不得弄壞,一直珍藏在一個盒子裏。兩年多過去了,每當我打開這個盒子,就好像你我又在海邊的沙灘上溫情地漫步著。還有你半臥在那陽光燦爛的沙灘上,手裏握著一把遮陽傘,笑盈盈地看著我手裏的相機,那身影,那笑容已經在我的心理定格,也時常出現在我的夢裏。今夜如此,永遠如此。

你給我留下那些美好的記憶,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裏,成為我今生難以割捨的夢幻。夜,依舊漸漸深去;夜空裏的星群,越來越密集;月兒,依然沒有出來。我獨自在詩琳這樣的的夜空裏徘徊,在徘徊中等待。我知道今夜的月兒一定會出來,哪怕很晚很晚,我也不放棄等待,等待月兒出來的時候,我要輕輕地告訴她,我心裏有你,你就在我的心裏,我不孤獨。村裏的牛的生活是我最關心的,我在故鄉放了七八年牛,其中一頭喜歡爭強好勝把頭上的角給打沒了,另一頭溫順而又力大無窮,我跟它們有了很深的情感。我會因為它們哪天吃得肚子不夠圓鼓而失眠,會因為它們少喝了水而鬱鬱寡歡,它們是我童年的玩伴,我總是希望把它們喂得肥肥壯壯,等到父母從外邊掙錢回來,看到這牛便會對我的功績褒揚一番。這勝過他們買給我糖果,或是新年裏的一件新衣服,為了這句話我也總是樂此不疲。現今在村裏很難在發現一頭牛,家家門前擺放著的是一頭“鐵牛”,牛已經在這個村莊變得鳳毛麟角了。

音樂,我是很喜歡音樂的人,倘若這個世界沒有了音樂,該是怎樣的沉悶啊!我總是喜歡靜靜躺在床上閉上雙眼,聽著自己喜歡的樂曲,鄧麗君,梅豔芳,是我頂喜歡的歌手,鄧麗君聲音如春天裏的流水,細膩,甜美,甘醇。每次看到她的演唱會都是心靈的一次洗禮,一次精神上的飽餐。九五年她遽然裏離我們而去,“時間並沒有匆匆的離去”,我們依然在聽著她的歌,在用不同的方式緬懷著她,零三年去世的梅豔芳,那首“夕陽之歌”是怎樣對生命的無奈和無能為力,但她卻又如此超然。該需要多大的勇氣來面對死神的來臨啊?

喝完了一杯清茶,天空亮起了昴星,後花園裏,蟲鳴聲清澈靈魂就該有所寄託。音樂,看書便是最好抉擇。聽金典的音樂,讀一本高尚的書,如同與一位聖人徹夜長談,我曾經反復咀嚼著而又每次讀到“死是一件不必急於求成的事,死是一個必將來臨的節日”時心靈受到無比震撼,是啊!沒有誰逃出大自然生老病死的規律,人始終要回歸大自然的,我們怎能不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呢?人活著就該快樂。

その他のカテゴリー